长篇小说《秋水长天》:书写海峡两岸血脉亲情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娱乐小说 >
长篇小说《秋水长天》:书写海峡两岸血脉亲情
* 来源 :http://www.expressaogospel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0-01 12:37

  近日,一部关于两岸题材的军事长篇小说《秋水长天》,由东方出版社出版发行。

  “海峡两岸,一对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兄弟”。《秋水长天》是一部书写家国情怀暨民族离患的文学作品。它既是一部书写两岸中国人的军事小说,也是一部关于青春疼痛爱情凄美的成长小说。小说民族沉疴,扣问人性真谛,作家孔立文以敢为人先的悲悯情怀,揭开了一代中国人在特定历史情状下承载的无奈与伤痕。

  不同的选择,相同的宿命。小说叙述了两兄弟在战争中离散,加入不同阵营,曾经共赴国难,后又对决,最终一个新疆剿匪,一个溃退。随后,战争又以另外一种方式延续。一个人在社会历史大中,有时候是极其无力的。《秋水长天》通过一对兄弟的命运起伏,勾勒出一段劫波渡尽悲欢离合的艰辛岁月。

  秋水长天,中华一体。两岸血浓于水,骨肉相亲,这是文学书写不能也不该遗落的厚重题材。两百万老兵的故事,每个人都是一本厚重的书。他们的人生如浮萍,没有任何选择,只有背井离乡,奈何岁月沧桑,任由青丝白发。“家山望断知何处,渺渺长天秋水。空眼底。叹雁杳鱼沈,尺纸无人寄”这首宋词《买坡塘/摸鱼儿》,极其契合孟昭华在思念家乡的,以至他在心中无数次吟诵,但却乡愁难解,终是郁郁寡欢。秋水,也喻为清澈的眼睛,那种望眼欲穿的殷切之情,犹如苍茫的渺渺长天。孟昭华家信也无处寄,只能隔海空叹。作家通过写战乱、离别、乡愁和归根,写出了战争带给中华民族的悲怆与,写出了老百姓对和平的向往,以及对国家团结统一的。中国人历来向往,因为历史上的中国经历了太多的和动荡。以国家一统为核心的家国思想,历来是中华儿女亘古不变的传统。在小说主人公孟昭华的心中,故乡是他永远不变的心灵皈依。中国人对家乡的感情仿佛是与生俱来的,一个人不管身在何处,不管贫穷还是富有,对家都怀有深深的眷恋。中国人这种根植于血脉的家国情怀,有着强大的内聚力和向心力,让多少背井离乡的游子们魂牵梦萦。两岸同祖同,共为炎黄子孙,一荣俱荣,一辱俱辱。要和平不要战争,携手共进,共创未来,是两岸人民的共同福祉。《秋水长天》通过老兵思乡恋祖渴望回归,表达出两岸血脉相连一家亲的思想精髓。中华民族虽历经,但历史文化之血脉却历久弥新,不容任何人改变。两岸这种骨肉相连的血脉亲情,任何时候都是割不断的。

  文学是“人”学,战争状态下的人更为复杂多面,战争对于生命、人性、伦理、情感的更实,矛盾更为激烈,表现更为彻底。军事小说更要用丰富的“人性”去展现历史,而不是脱离开活生生的人,去苍白无力地表现历史真实。在《秋水长天》中,作家描写战争本身的情节很少,而将大量笔墨用于战争本身对人的无形戕害,以及战争背景下人的飘摇无助。战争无情地摧毁了孟昭忠一家人的平静生活,完全改变了这个家庭中每一个人的命运,以及带给他们永久难以抚平的心灵创伤。除了孟家兄弟,小说中还重点写了孟昭莲和曾昭月两个女性形象。身处战乱中的女性命运较之男性更为悲怆。她们美丽、善良、,面对悲惨的命运,不断地选择。孟昭莲一出生就充满了悲剧色彩,父母亲为了只能将其遗弃。她的生命里充满了阴差阳错,尤其表现在她的爱情上。她是那么坚定而又地爱着孟昭忠,千里寻找一再错过,相见之后却欲说不能。她的爱情终将是残缺的,充满遗憾的。曾昭月的爱情更是悲催,为了救出可能被判死刑的恋人孟昭华,她地献出了自己的。后来她被判,为了获取减刑能早日回家照顾病中的母亲和襁褓中的幼儿,她甚至走进了金门岛上所谓的“军中乐园”。为了他人,她几乎失去了女人起码的。战乱中人性之光向来存在,而且在战争背景下显得更加璀璨。比如刁凌云,这个曾经把孟昭华作为壮丁部队来的军官,在经历了抗日的场之后,他活着的惟一价值就是为死去的战友复仇。在与孟昭华并肩作战中,两人结下了兄弟情谊。当孟昭华身陷,为了救人,他不惜付出生命。在其最后出场时他说,“因为他是我兄弟,是我把他部队来的,我要对他负责!”也许这就是人性,人性的美在这一刻显得尤为绚烂。

  《秋水长天》作者孔立文为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专业艺术硕士。小说由解放军艺术学院前副院长、现军艺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张婷婷教授作序,茅盾文学获得者、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徐贵祥主任倾情推荐。

  据悉,目前国内同类题材作品不多,《秋水长天》另辟蹊径,聚焦两岸,恰逢其时,值得关注。

  著名作家、编剧,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副主任廖建斌副教授说,小说写了一对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兄弟,我想这绝不只是一个隐喻,现实中有没有这样兄弟?我觉得不仅有,而且有很多。小说主人公劫波渡尽的生命历程及哀婉的乡愁,折射出的是一代中国人的伤痛,是民族命运与个人命运不能被遗忘的家国情怀。

  著名编剧、电影导演、制片人,电影学院文学系黄丹主任说,两岸数十年的与悲情跃然纸上,《秋水长天》中的兄弟情、亲情、爱情令人潸然泪下。

  著名作家、评论家殷实说,《秋水长天》人物命运跌宕起伏,爱恨纠葛矛盾重重,生命价值迥异呈现,让人在无形中感受到民族与复兴之上亲情血脉的隐秘流向。

  青年作家、解放军艺术学院在读研究生李祎说,小说的选材本身就是一大亮点。作者以兄弟暗喻海峡两岸,构思精巧独到,语言朴实生动,故事情节曲折,悬念叠生不留痕迹,读后让人感喟不已,久久不能放下。

  这是一部关于两岸题材的小说,也是一部青春成长小说。通过描述两个亲兄弟风雨飘摇的战乱青春,折射出一代中国人悲欢离合的人生。小说更多的写的是人,是人性,是普通人的命运,是人类共通的情感。亲情:海峡两岸,一对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兄弟;爱情:我在你身边,爱你在心却说不出来;友情:不管是不是在战场上,我都可以为你献出生命。

  1944年,日军发动所谓打通交通线战役。跑反躲蔽于山中的孟昭忠与孟昭华两兄弟,在回家取玉佩时鬼子进村,返回后发现山里临时居住点被日军轰炸,母亲与妹妹孟昭莲去向不明。两人也在分开寻找时离散,孟昭华被抓作壮丁,孟昭忠加入领导的抗日自卫队。两兄弟在抗日战争中联手,在解放战争中交锋。后孟昭华随去,孟昭忠赴新疆剿匪。两人均因对方原因,一度被定为匪特、匪谍,受到,并因此。

  孟昭莲是被孟昭忠父母捡回来的弃儿。孟昭忠与孟昭莲两个人相互喜欢,各自也知道孟昭莲的身世,但都以为对方不知道,所以相爱本身就很痛苦。在日军轰炸中,母亲刘子清为孟昭莲受重伤离世,孟昭莲北上寻找孟昭忠,同村中医张建军因喜欢她而执意随行,后两人也参加新四军。孟昭忠受伤后与孟昭莲相见。张建军为了达到自己目的,借“镇反”运动之机孟昭忠是匪特。更采取手段打了结婚报告,将孟昭莲。孟昭莲虽已怀有身孕,但与张建军离婚。师副翦伯祥无意中发现孟昭忠保存的孟昭莲襁褓,确定孟昭莲是他的亲生女儿。孟昭莲改名翦昭莲,与张建军离婚,与孟昭忠结婚。孟昭华在与驻地女子曾昭月相识、相恋。孟昭华因“匪谍”罪后,在其营长出手营救已然奏效的情况下,不知内情的曾昭月为保孟昭华活命,被审判官。孟昭华服刑三年后回部队“复补”军役,从金门退伍后偶遇曾昭月,两个人终于走到一起。

  孟昭忠与孟昭华分别扎根新疆和,虽历经,但都为了能再次见到亲人而坚强地活着,因为爱情的纯粹和坚守着,相信友谊的存在而选择默默自己。人性的在特定的背景下显得更加璀璨。

  孔立文: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专业硕士研究生,新疆作家协会会员,人,现居新疆伊犁。曾在《解放军文艺》《西南军事文学》《西北军事文学》《橄榄绿》《神剑》《前卫文学》等发表中短篇小说多篇,出版有长篇小说《秋水长天》、中短篇小说集《守望天山》。小说曾被《小说选刊》《当代军事文摘》《亚心文萃》等报刊转载、收录,荣获第九届“文艺”一等、首届“吴承恩文学艺术”、第二届“伊犁文艺”、全国第五届微型小说年度、2007年度军旅优秀文学作品。剧本《天山不了情》获第七届国家新闻出版“扶持青年优秀电影剧作计划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