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七章 婚礼(大结局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娱乐小说 >
第五百七十七章 婚礼(大结局
* 来源 :http://www.expressaogospel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0-14 04:46

  尽管时过境迁,眼下这间女生宿舍,已经不属于楚沫儿她们,但是这个地点意义重大,只要稍作沟通,学妹们还是乐意把这个地方让出来。

  她身边,伴娘有些坐立不安,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女士手表,问道:“沫儿,你说他会不会猜错啊,万一没找到这里怎么办?”

  “楼上的人听着,你们已经被包围了!”罗布的喊声从楼下传上来,“赶快交出楚沫儿,否则后果自负……啊!叶落你踢我干嘛?”

  在胡贾宁等人的哄笑声中,罗布悻悻然退到一边,叶落则仰着脖子喊道:“楚沫儿在吗?”

  叶落嘴角微微上扬,继续说道:“我这儿有一封信,想交给她,你能帮我转交吗?”

  这句刚喊完,罗布醒过神来,抬脚给了叶落一下子:“尼玛,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。”

  远处,三架飞机,在天空中用彩烟喷出各种祝福和婚礼的字样,这次飞行表演,将贯穿婚礼的始终。

  一身红衣的宋嫣,拿着一杯红酒,在顶层一个墙角僻静处,一边喝着酒,一边看着台上的人。

  “你们是伴娘,怎么不去台前等着?”宋嫣喝了一小口红酒,微微摇晃着杯子,对身边的两个女子说道,“一会儿有个环节,伴娘要上场的。”

  “其实我并不想当什么伴娘。”心直口快的麦瑞娜拿着一瓶xo,懒洋洋说道,“只不过沫儿说了,我没办法推辞而已。”

  “呵。”麦瑞娜咕咚咕咚灌了几口洋酒,说道,“这里站着的人,谁不这样想?只不过没机会罢了,宋嫣,你没有资格取笑我。”

  “沫儿跟叶落,确实是天生一对,我只会衷心地祝愿他们。”秦时月摇了摇头,“麦瑞,你别喝了,一会儿上台一身酒气,不太好。”

  “嗯。”麦瑞娜应了一声,把酒瓶子直接放在了地上,拿出随身携带的化妆盒,给自己补了补妆。

  麦瑞娜一边补妆,一边淡淡说道:“你们两个,心思我都懂,哪怕机会越来越渺茫,你们这两个蠢女人还会一直等下去。

  我觉得最悲哀的莫过于此,紧守着那些可笑的底线,痴心,等到红颜变成白发,到头来一场空。”

  “别说的你有多么高明。”宋嫣冷冷说道,“我看你比我们也聪明不到哪儿去,不然何必借酒消愁?”

  “你们不要吵。”秦时月说道,“他现在都结婚了,我们还为他吵,你们不觉得越吵越蠢吗?

  无论以什么方式,只要能够在他身边,我觉得就足够了,爱一个人,又不一定要占有他。

  麦瑞,我们比叶落都大,过几年,我们就老了,放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吧,能在他身边,看着他成为传奇,这就足够了。”

  “我只是有些不甘心罢了。”麦瑞娜叹了口气,看了看宋嫣,“好了,宋总,你年轻,还有机会,继续蠢下去吧。说不定,你能成为第二个邓琦。”

  “未来的事情,谁说得准呢?”秦时月微微一笑,“走吧,时间差不多,我们去等着吧。”

  尽管依然有摄像机盯着,不过这可不是现场直播,现在正在观摩这场婚礼的,也就场上的这些人。

  在经历了那么多风浪之后,在这些亲朋好友面前,按理说,叶落应该很放松才对。

  他其实很紧张,新锐女生、原创好歌曲、音乐,这些面对数亿观众的电视节目中,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这种情绪。

  不过这种紧张,比求婚的时候要好一些,所以叶落控制的还不错,他微微笑着,面对着众人,根据司仪的流程,一步一步地做下来。

  这场婚礼的司仪,就是上都的一哥汪霄,他也是楚沫儿在新锐女生舞台上崛起的者。

  她伴随着自己走过最的岁月,两人之间不用言语,都能体会彼此所思所想,无论脚下是通畅的坦途,还是崎岖的山,他们就这么牵着手静静地走着,终于走到了今天。

  此时的汪霄正了正神色,对叶落说道:“叶落先生,你愿意娶楚沫儿小姐为妻,愿意爱她、安慰她、尊重她、她,像你爱自己一样,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、富有或贫穷,始终忠于她,直到离开世界吗?”

  “楚沫儿小姐,你是否愿意嫁叶落先生为妻,爱他、安慰他、尊重他、他,像你爱自己一样。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、富有或贫穷,始终忠於他,直到离开世界?”

  因为他们发现叶落的手哆哆嗦嗦的,楚沫儿的手指那么细,他居然套了三次才套上。

  总算交换完了戒指,汪霄笑道:“好了,新郎叶落,请掀开新娘的面纱,亲吻她吧。”

  在全场的掌声和声中,叶落去掉了楚沫儿面前的白色面纱,看到了自己新娘的面容。

  尽管可以在脑中细细地描绘楚沫儿面容的每一个细节,但是只有在真正看到这张面孔,叶落的心才会安定下来。

  楚沫儿平时是不化妆的,今天她破例略施脂粉,原本柔和秀美的五官,变得明艳亮丽起来。

  以前的她,仿佛是一个误坠凡尘的仙子,今天的她,依然是个仙子,只是这位仙子似是动了凡心,就这么怯怯地看着叶落,眼神中有些迷离。

  她嘴唇上的每一道褶皱,叶落都十分熟悉,只是今天唇上抹着晶莹的唇膏,闪闪发亮,显得比平时更为诱人。

  在室内漫天的彩带飘舞里,在远处飞机用红色彩烟绘成的“一生一世”的背景下,在舞台上新人忘情的拥吻中,观礼者们欢腾起来。

  “沫儿,沫儿,你快看镜子。”王妮可趴在窗台前,手里拿着一面圆镜,找着角度,“看到他了吗?”

  楼下的男生递情书给楚沫儿,妮可趴在窗台上搭腔,一边拿镜子反射楼下的男生相貌给楚沫儿看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

  虽然这男孩被晚霞映得一身红,虽然在镜子中的他显得非常渺小,几乎看不清楚,不过楚沫儿还是一眼认出了他。

  他叫叶落,是作曲系的学长,他的照片和谱写的歌曲,曾经出现在学校的特等学金展示栏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