暴走漫画任剑:暴走的IP、电影和王尼玛们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搞笑 >
暴走漫画任剑:暴走的IP、电影和王尼玛们
* 来源 :http://www.expressaogospel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2-05 14:33

  都说年轻的女性大于宠物、大于中年女人、大于老人、大于男人,男人是消费升级时代里最弱的一个环节。但暴走漫画里,60%的观众是男性。

  “实话说,故意的话我不会故意打这波人,制作内容的时候就没考虑过消费能力什么的,就是做我们喜欢的事情,讲我们喜欢的故事。”暴走漫画CEO任剑谈到。

  为了塑造一支自身有趣、有特点的内容制造团队,暴走招聘时有个特殊标准,要求应聘者身上有一个特质,就是对某一个事情有着狂热的、喜爱。

  “我们招过一个人,他的兴趣是到每个地方都要把当地的公交车坐一遍,按照数字从小到大,坐完之后记住每个站的名字。”任剑的理论是,这类人天然的带着一个你想去沟通的引子,这和做内容是一个道理。

  “好的内容要牵动你,它自己就要有这种核心的牵动力,让你想去跟他互动,创作人必须要有这样子的魅力。”搞笑的风格,犀利的观点,大开的脑洞,历时四年,长达五季,《暴走大事件》影响并吐槽着一个时代。

  15岁,任剑选择出国读书,考入伦敦政经后进入当地一家投行工作,意外成了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

  只有他知道,投行“民工”有多辛酸,周末要申请才能休息。更大的问题是,每天“装模作样”地和一些银行家互相交换名片,这种生活并不是自己最想要的。

  他更喜欢画一些东西,然后在同事们之间分享。早在2008年,任剑就在学校创造出了很糙很爽的暴走漫画,创办暴漫网页,同时做些版权交易生意,收购彩色四格漫画版权。“当时这些都是副业。”

  2012年,已经在投行呆了四年,传了很久的猜想并没有发生,他却决定行李从伦敦回国创业,给老爸老妈带来了意(晴)外(天)之(霹)喜(雳)。“家里人都很反对,我爸还指望我给他带回个外国媳妇儿呢。”

  实际上,在这之前,任剑接到了一位投资人打来的跨洋电话。“她说了一番话,意思是你现在的工作,等到10年后还可以做,但你现在创造出来的东西和潮流,不好好经营的线年之后就不复存在了。”

  回国之后,因贴近生活、笑果明显,暴漫获得网友广泛认同,但粉丝积累难度却非常大。“别人管我们叫“肉鸡”,经常听圈里边的人说看肉鸡有没有在微博发内容,然后他们就抄一篇打上自己的水印,把暴走的内容直接拿走。”

  “肉鸡”也称傀儡机,是指可以被黑客远程控制的机器,黑客可以随意它并利用它做任何事情。在网络用语里,“肉鸡”亦可理解为好的、任人宰割的可怜包。

  “当时团队都要散掉了。”任剑不得不带着暴漫转型,想起了在2008年开发过的UGC制作器(暴走漫画制作器),决定让网友们在里面随意创作属于自己的暴漫。“我们真的没有钱,没有钱产生内容,就想还是你们自己产生内容,你们自己画吧。”

  粉丝画出的这些火柴人,却给了暴漫一个“”的机会,“所有人都不会画,大家画出来都很丑,但相比你看了别人的东西再,你会更愿意自己创作出来的东西的。”

  任剑记得一个数据,当初公司支撑画师做四格漫画的时候,基本是百或千的流量。但做了一年UGC后,微博给暴走漫画网站导入了十个亿的PV。“随着我们的成长,对版权的意识更加清晰,当初的这些“小亏”也促进了我们在IP版权的重视和建设。”

  “大家都在低头扒饭,突然一个合伙人站起来说,我们一定要振兴中国动漫业!所有人抬了下头,然后继续低头扒饭。”从两人一桌,发展到在全球拥有6家办公室,暴走漫画一直在用自己的次元“劝人向善”,影响并吐槽着一个时代的青年人。

  点开王尼玛的新浪微博,微博8120,粉丝超1500万,置顶微博转载量近5万。这个自称90后,妹妹王尼美,自尊心很强,有点感性的大头怪婴,一不小到了很多人喜爱。

  “做IP需要有一个代表人物,所以我们刻意的去创作了一个人物关系,一个世界观,大家创作漫画的时候不说我是张三、李四,每个人都在创作自己的王尼玛,沉淀下来之后,这套IP才是我们的。”

  两年之后,暴漫打造连载综艺《暴走大事件》,把漫画主角王尼玛搬到了视频舞台上。“我们做的动画是拿flash做的,还是要钱,我们就想如果一个人戴着头套的话就不用钱了,连动画的钱都可以省了。”

  时至今日,《暴走大事件》做了5季,播放量全网集均3500万。王尼玛一本正经说的气质,以及他创造的流行语“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”、“然并卵”等在全网迅速走红。那个藏在巨大头套里,语言幽默,能吐人所不能吐之槽的主持人,也被粉丝称为“中国最神秘的胖子”。

  任剑认为,观众很喜欢王尼玛的点,应该是没见过这么丑的主持人。“那个头套,当时我们也觉得真的很难看,但它又很有他自己的魅力,一种你看了它很想发笑的魅力,但它还是很难看。”他承认,王尼玛的长相和名字都没有经过深思熟虑。

  “火的东西它可以火一瞬间,它可以火一年、两年,但是终究会死去,人们终究会对某一个事情产生厌倦,除非你给它不断地添加新的燃料。一个公司也是,一个品牌也是,最后还是要靠做这个东西的人。”

  在暴走PGC内容的影响下,除了王尼玛之外,暴走还相继捧出了唐马儒、张全蛋、刘木子等网络艺人,逐步提升了平台的演艺经纪价值。

  任剑之所以选中“富土康质检小王子”张全蛋,一开始只是因为他在断句的时候总断到不该断的地方。“我们每一期节目里都会插2-3个新的小环节,有的能火,有的不能火,它是偶然事件,但是我去尝试100次,偶然就会变成必然。”

  2013年,万合天宜推出“2013第一网络神剧”《万万没想到》,网剧的潮流来了,暴走漫画没有跟;2014年,“二龙湖浩哥”系列在视频网站上大火,网大成为投资风口,暴走没有跟;2015年,开心麻花制作出品了电影《夏洛特烦恼》,取得了14.44亿元的票房成绩,IP改编电影势头正旺,暴走还是不见踪影…….

  全世界都在用好莱坞的方式做电影,但只有好莱坞能做出来动画或真人CG电影。“当时我们在国内找了很多家供应商,要么是觉得品质不过关,要么是合作的诚意不够。”

  任剑在对一件事产生狂热之后,就愿意较真儿。“我不是做一部、两部电影,要做它就是做一辈子。”暴走选择直接在和成立电影公司,自己搭出条电影生产线。

  每三个月,暴走都会派出去6-10位国内做视频、做动画的员工出国学习、融合。“比如说集体创作,这是好莱坞电影制作的一个常见模式,但国内的创作人更多的是单打独斗。”

  有人花一年的时间,就能做出电影到市场拿钱,但我们还是想好好做东西,并不是说别人没有在好好做,也许我们笨,也许我们不懂这个圈子该怎么运作,花了更长的时间摸索,但是我们愿意花时间使劲熬。“还是要有人这么做电影,做内容。”

  目前,暴走已经形成了五大产品线,包括网络视频、粉丝运营&自、线下周边、游戏、电影。

  在他看来,电影最终将成为暴走的旗舰产品,而音乐会成为暴走下一个利润爆发点。

  暴走一过来的时候都是在寻找最精准的元素,比如IP、表情、漫画、动画、短视频,音乐也是重要的元素。“要入坑,给我们的艺人再多一条腿,多几把刷子。”或许有朝一日,王尼玛还会一展歌喉,发张新专。

  目前暴走各平台总粉丝量超过1.8亿,APP总下载量5800万,视频月播放量12亿,覆盖青、少年亿级规模用户,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网生内容提供商之一。

  “我们通过漫画UGC的方式,让暴走IP走出去了第一步;通过了视频传去了第二步;接下来在自、电影、周边衍生产品上边都可以有所盈利。”

  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你就60秒!

上一篇:郭冬临相声小品大全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