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当演员:男的快手段子手之丨钛《在线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搞笑 >
我想当演员:男的快手段子手之丨钛《在线
* 来源 :http://www.expressaogospel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0-30 18:36

  高压电线工、动物园老虎饲养员、纹身师、卡车夫妻、富士康女工、俄罗斯私人猎场主、散打教练、摩天大楼塔吊司机、远赴非洲的中国创业者、健身狂人、发型师、每晚准时开唱的外卖员、锥子脸网红、农村小摊贩、搞笑段子手打开快手,形形色色的个体每天都在分享自己的生活或者创意。

  快手已上传超过21亿条视频:它们有的在刷新你的认知极限,有的在禁忌的边缘,有的在想方设法制造欢乐,有的在记录情感钛影像《在线期,我们找到快手上的一名段子手,这是一名19岁的男,他利用下班时间,拍摄寝室整蛊短视频,吸引了80多万粉丝关注,每晚他还会像上班一样上直播。他很爱演,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名演员,而快手这样的网络平台,是他成本最低的实践方式。

  浩坤今年19岁,来自,是天津一家医院住院部的实习。他每天早上7点上班,下午5点下班,工作职责是整理病床、照顾病人打针换药。

  下班后浩坤会拉着室友胖子(左)、博文(右)拍寝室整蛊搞笑短视频,然后上传到快手账号。浩坤负责想段子、编剧和创意,胖子配合浩坤演,博文拍摄。他们拍的“全网最孙子室友”整蛊系列短视频,每条时长均为17秒,内容是浩坤和胖子在寝室互相整蛊,这些视频以让人意想不到的笑点,为浩坤的快手账号“浩坤最酷 整蛊王”带来了84万粉丝关注。

  浩坤在开拍前跟室友说戏。浩坤“从小就有一个演员梦”,生长在一个小镇,他没什么有效的办法来实践自己的想法。在学校时,浩坤看到身边有人玩快手,他觉得是个机会,也开始琢磨起来。他找当时也是同寝室的胖子和博文:“一开始我怕他们不愿意帮忙,我就直接告诉他们,自己从小就想当一个演员,我问他们能不能帮忙拍,要是他俩也乐意玩快手,那我也可以帮他们拍,互相帮助。”虽然胖子和博文对玩快手没兴趣,但身为哥们,他们很愿意帮浩坤,三人就开始了合作。

  开拍一个短视频前,浩坤给博文构图和节奏。宿舍是租来的,8个床位住了5个人,这是他们实习的临时住处。上学时浩坤曾拍过惊悚、情感、喊麦等类型短视频近200条,却一直没在快手上吸引到几个粉丝,不过他一直没放弃。到天津实习,下班后时间不像在学校那么富余,他开始思索利用这个寝室策划段子。“我必须用仅有的条件拍出独特的东西,如果这个能力都没有,我可能就不是玩短视频的料”,经过思索,这个寝室在浩坤的脑海里慢慢浮现出很多笑点和拍摄点,“我自己一定要在这局限狭小的地方拍出别人拍不出的内容,我做到了”。

  一个简单的三脚架、一台苹果,是他们所有的拍摄器材。每天他们最多拍3条,一条17秒的片子最长时间拍过5个小时。2017年夏天,他们拍得最多的是扣水盆,俩人互相整蛊,想方设法把水浇到对方头上,为此俩人都感冒过几次。他们的举动荒诞不经,每一个17秒的短视频都藏着两到三个笑点和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。截止10月中旬,他们的寝室整蛊系列已经累积了100个作品,浩坤的快手号也从无人关注到粉丝84万。

  开拍前,浩坤示范动作。拍整蛊段子前,他拍东西都是现想,想起什么拍什么,后来他养成了随时随地记录灵感和点子的习惯。浩坤告诉钛《在线》,开始拍之前,他会像个导演一样,给小伙伴讲戏,“这是很需要情商的,能让人听明白,并且愿意接受你的说法和安排”,如果遇到伙伴演不出想要的效果,浩坤会先把自己练好,再去一遍遍做示范。

  拍摄之余,大家一起观看其他人的短视频作品。浩坤的灵感和对表演的认知,既不来自电影电视剧,也不来自任何科班的书本,他认为那些东西离他太远。他所有的点子都来自自己平时的体验,以及网络内容带来的。浩坤账号上的段子,单条最高点击量300多万。他的一些作品还曾经被卫视综艺节目引用,这让他很兴奋,“至少说明我的内容好”。但对方既没有跟浩坤打招呼,也没有注明视频出处,这让他有点失落,“我也没处找去,人家用了就用了,往好的方面看吧,至少是认可我”。

  浩坤在整蛊短视频的拍摄中,他正准备整蛊坐在床上的胖子。浩坤最喜欢周星驰,他喜欢周星驰老了之后不苟言笑的样子,“周星驰很严肃,那张脸的后面,他一定做了很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,人就是这样,为了做成一件独一无二的事情,就必须做很多不得不做的事情”,就像那些17秒的爆笑段子背后,重复甚至令人乏味的过程,每一遍都要扬起一张这样的“整蛊脸”,这是他“作为一个演员的”。

  在一个段子视频中,浩坤准备用灭火器偷袭藏在柜子里的胖子,却被胖子出其不意地用一包墨汁抢先下手。到底什么视频内容才是“好内容”?浩坤认为独特和稀缺的才是好内容,一个短视频创意,不只是快手、微信朋友圈没出现过,要做到全世界的网络都没出现过,“你从来没见过的东西,才是好内容,所以我不考虑别人喜欢看什么,我只想拍别人没见过的东西,想不到的东西,因为好的内容永远是未知的”。

  喷墨的段子一次没拍成,俩人又拍了一次才成功。每次拍完,打扫起来也是一个艰巨的任务。浩坤告诉钛《在线》,他觉得自己虽然不是正式演员,但可以 “算是一个跑龙套的”,既是在给自己拍,为自己干,也是“在给快手干,为快手跑龙套”。

  在一个段子视频里,胖子被偷放在帽子里的面粉给整蛊了。在浩坤成为一个正式演员的上,胖子为浩坤“做了很多”。作为一个好兄弟,他眼里的浩坤是个敢想敢做又头脑灵活的人,他相信浩坤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演员,“能够帮助好兄弟圆梦,我们也开心,他能成我们也替他开心。”胖子是个很善于倾听和接受浩坤意见的人,这对浩坤作为一个现场导演来说,是一种互补。

  拍完一小段,三人聚在一起看回放。浩坤梦想自己有一天可以组建一个团队或工作室,“比如像陈翔六点半这种”。成为演员的,他已经在快手上迈出一小步,“我在寝室玩一盆水都没让80万粉丝看腻味,这仅仅是一个小寝室。”浩坤是一个喜欢想象的人,他说如果有一天如果给他一栋楼、一个舞台让他地拍,他“一定可以拍出更爆炸的内容”。而眼下,他玩快手的小目标则是“让粉丝突破100万”。

  拍完后浩坤都是在手机上直接剪辑,再用外置声卡加入背景音乐。他的编辑速度很快,拍完3分钟就能编完一条。跟那些做微信号的自人一样,浩坤要求自己每天更新,他这样做给自己带来了不小压力,不过这压力也是他下去的动力,“我要是不更新,粉丝就看不到段子,就得不到那17秒的快乐。虽然他们看不到我的段子也没什么,但是如果能让他们开心点,我的存在和努力也是有意义的。”

  一条段子视频上传几分钟,就获得了几十条留言和两万点击。刷着粉丝留言,看到有人说“笑了”之后,浩坤笑着自言自语道“行啊,你们笑了就行”。

  2017年10月10日晚,浩坤在直播中跟粉丝连麦。每晚上传完段子视频,他都会上直播,每次直播大约2个多小时,这是他向粉丝展示自己的最直接途径。浩坤84万粉丝的账号里,每天观看直播的人从几百到3000多不等。直播是他对自己的检验,从直播中他可以看到自己每天人气的变化。

  直播一打开,浩坤很快就进入状态,迅速调动起情绪和表情。直播是他锻炼演技和反应能力的方式,跟粉丝互动、即时回答粉丝提问,是一种重要的临场发挥能力。为了话头,他特意戴着绿色帽子,穿着绿色背心。“直播逗大家开心也是一种演技”,浩坤对钛《在线》说,段子视频和直播可以互补,段子是按照既定想法完成一个固定的内容,直播是去应对未知的情况,两者缺一不可。

  浩坤在直播中,身边桌上摆着跟粉丝做互动游戏的道具。快手的直播中,一些主播会时不时提醒粉丝刷礼物,还有女主播直接表示“刷个皇冠加微信”,“我从来不说让粉丝刷礼物这种话”,浩坤认为直播是在锻炼自己,在给自己的演技打基础。跟浩坤粉丝数差不多的主播“直播月收入差不多万把块钱”,浩坤每月直播收入一千左右,他把这笔钱用来购买拍视频的道具、声卡、硬件、4G网络等必需品,“我的粉丝学生居多,我还会提醒17岁以下孩子不要给我刷礼物,因为那是他们的生活费”。

  浩坤并不是不想通过直播赚钱,他只是觉得时间没到。“不能把自己玩魔怔了”,最后“成了快手的打工仔”,浩坤认为,粉丝给刷礼物是情分不给刷礼物是本分,有时间琢磨怎么挣礼物,不如多想想视频创意,多设计点互动游戏。“不玩快手的人可能觉得84万粉丝多,其实这很少,人上有人,看天佑,有几千万粉丝,人家照样平常心对待粉丝”。除了礼物,广告也可以成为主播收入,浩坤告诉钛《在线》,曾有人找到他想打广告被他了,他不愿去赚这种快钱让自己“魔怔”,他想通过努力拍东西获得更多人认可,获得更多粉丝,“比如粉丝从80万到800万,到那时直播想不挣钱都难了”。

  浩坤直播的时候,室友在一旁的床位玩手机。他们年龄相仿,都在17、18岁上下,浩坤在一旁“情绪激动”的直播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们各自的娱乐。“我不玩快手,但是这是浩坤喜欢的东西,我能理解他。”室友眼里的浩坤“情商挺高”,因为直播都是些不认识的人,“他能给不认识的都逗乐了,跟大家都聊得开,让大家都喜欢,这个就不简单”。

  室友胖子在浩坤的直播中客串,跟人连麦玩游戏输了后被画了个花脸。胖子在搞笑段子视频里的表现得到了粉丝的认可,直播时粉丝有时会问浩坤,胖子在不在,胖子也会抱着玩的心态来露个脸。浩坤常常要求胖子监督自己,“我告诉胖子,如果哪天我玩快手玩飘了,他要提醒我,要怼我,提醒我不要飘,至少不能在现实生活里飘。”

  两个多小时直播结束,寝室熄灯了,浩坤道具,逐渐脱离了“嗨”的状态,白天上班,晚上拍段子视频、直播,一天下来,他很疲惫。一场直播下来,浩坤和粉丝其实没有聊一个固定话题,但他也不是尬聊,而是玩了些花样:两个多小时他连了5个麦,玩了3种互动游戏,叫来了胖子客串了一会,结束时还喊了一首麦。

  直播时绿色帽子绿色衣服打扮,浩坤知道这样把自己整得像个“丑角”有点“哗众取宠”,但效果不错,确实能把粉丝逗开心。浩坤说直播的时候偶尔有点“污”,但他很熟练地不会触碰红线,“现在流行污,大家只是会心一笑,而且我现实生活中并不这样,现实生活中老正经了”。

  浩坤一直在等待机会,等待有人注意到自己的作品和努力,从而获得演戏的机会。今年有个传媒公司想拍片,他们看到浩坤的快手,特意找到他聊,不过浩坤最后“没看上被。”他希望自己将来的名声不只在快手这个平台,“如果有一天走在上,有人认出我来,对我的印象还是好的,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成功。”浩坤比较推崇天佑,“天佑情商很高,做事情也正能量,不过希望有一天我能超越他”。

  快手是个丛林,网络是个江湖,浩坤深知这一点,他常常提醒自己,“要看清自己,也要看轻自己”,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因为一点收获而不去努力。在医院的实习即将结束,浩坤想要读一个专升本给家人“挣个脸”,他知道成为演员这条太难走,就像整理病床照顾病人一样,要有充分的准备和耐心。